锦衣夜行 > 锦衣夜行 > 第1013章 身后天下事

第1013章 身后天下事

  第1013章身后天下事

  渤林邦了旧港一战,明军杀海盗五千余人,俘五千余人,逃亡者寥寥,烧敌舰十艘,严重损毁多艘,余者尽被剿获,陈祖义仓惶逃跑,被大明骑兵生擒活捉,用鱼网兜住给提了回来。\\wwW、qb5。C0m//圣堂,

  当天下午,驻扎在南港的施进卿率领舰队赶来投诚,自旧港逃出去的那十艘舰船上的陈祖义党羽尽被施进卿抓获,其首领都捆了来。

  郑和下令将陈祖义的一众心腹堂羽尽皆斩首,唯独留下陈祖义一人,囚于大舰上,等待将来解缚回国,由皇帝治罪,悲催的陈祖义注定要在不见天日的牢舱里住上一年甚至两年之久了。

  因为施进卿揭发陈祖义奸谋有功,郑和任命他为“代大明旧港宣慰使”,主持旧港政务。之所以给他的官职上加个代字,是【锦衣夜行】因为委任如此等级的官吏,必须由皇帝陛下亲自任命,渤林邦国的名字也就此改成了旧港,以此宣示归属大明所有,而非独立一国。

  施进卿喜出望外,他很清楚,所谓等待大明皇帝来任命,不过是【锦衣夜行】走个过场,如今他既做了这虽不称王,却实同土皇帝的大明宣慰使,就注定了是【锦衣夜行】大明在海外的一方诸侯,皇帝陛下是【锦衣夜行】不会轻易更改任命的。

  施进卿是【锦衣夜行】读书人出身,心里的正统观念还是【锦衣夜行】很重的,如今从一个海盗骤然成为天国上朝的一方诸侯,他的心中颇有一种终成正果的喜悦,对大明算是【锦衣夜行】死心踏地的臣服了。

  郑和又召集施进卿及其手下一干首领和本地土人的部落首领,向他们宣明了陈祖义的罪名,以及将渤林邦国改称旧港、从属大明的缘由,施进卿一伙人自无异议,本地山民、渔民的那些族长首领们也是【锦衣夜行】唯唯喏喏,完全没有亡国的激愤,倒令暗自紧张的郑和松了口气。

  这个地方所谓的国家和国王,比不了安南那种从秦汉时期就大量汲取中原文化,已经形成封建制小朝廷的王国,这个地方的王,其实就是【锦衣夜行】山民土人共推的一个势力最大者,代表该岛与外界联系而已。(《网》,)所以其统治体系松散的很,各土人山民部落也根本没有国家的概念。

  若非如此,陈祖义也不至于轻易就能取代麻那者巫里成为该国国王,而该国上下无一人反对他了。故而对郑和的任命和安排,这些土人山民渔民们,只是【锦衣夜行】唯唯听命,毫不反对。大首领是【锦衣夜行】称王还是【锦衣夜行】叫宣慰使,对他们来说,没有什么两样,能攀上大明做总后台,他们反而有些沾沾自喜。

  之后,郑和又代表大明天子,向他们宣读了永乐皇帝晓谕海外流民的诏书:“尔本国家良民,或困于衣食,或苦于吏虐,不得已逃聚海岛,劫掠苟活。朕念好生恶死,人之同情,帝皇体天行道,视民如子,当洗涤前过,咸俾自新。故已获者悉宥其罪。就俾赍敕往谕尔等,朕已大赦天下,可即还复本业,安土乐生,共享太平……”

  这道诏书可不是【锦衣夜行】郑和代拟的,而是【锦衣夜行】他出发前永乐大帝就针对南洋多中原遗民所下的一道圣旨,那些唐宋时期就移民南洋的就不用说了,但是【锦衣夜行】还有许多移民,是【锦衣夜行】元末明初与朱元璋争天下的几位失败者逃出中原的旧部,还有就是【锦衣夜行】如施进卿这样苦于衣食被迫从盗,或者犯了罪逃出中原的逃犯。

  朱棣下这道圣旨给他们,尽赦了他们的一切前罪,有那愿意归国的便可放心回去,若有那已在南洋扎下根来,不愿回国的,朝廷自然也不会勉强他们。

  这道圣旨宣罢,连同揭发陈祖义罪行的公文,由书办誊写多份,施进卿就派了人,代为传达到尼科巴、巴拉望、麻尼拉、爪哇、婆罗洲等岛国去了。

  此一举,一则宣扬陈祖义罪行,免得诸国妄生揣测;一则是【锦衣夜行】借此晓谕诸岛中国移民,让他们自择取舍;一就是【锦衣夜行】杀鸡儆猴,告诫心怀不轨者了,可谓一举三得。

  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  郑和在岛上忙着宣抚军民、安排政务、处置降俘,同时协助几位大木材商在此地安家落户事宜的时候,夏浔也没闲着。《网》,他并没有上岸,一直待在许浒舰上,此时被他用作客厅的舱中,夏浔坐在椅上,翘着二郎腿,悠然地喝着茶,瞟着面前的费英伦。

  费英伦完全没有了他执斧杀人时的剽悍,他站在那儿愁眉苦脸,一脸无奈。费英伦受伤了,他的一只眼睛受了伤,戴了一副黑眼罩,更像夏浔心目中的海盗形像,但他面对夏浔的询问,坚持说他是【锦衣夜行】一个善良的航海家、一个一心要还清债务的有责任心的商人,任凭夏浔如何盘问,他始终不改口。

  许浒听得不耐烦,说道:“***,这家伙敬酒不吃吃罚酒,国公把他交给我,我来整治,不信他不招!”

  因为费英伦几乎完全不懂汉语,许浒的吴地方言味儿又浓,根本不怕他能听懂自己对夏浔的称呼。

  夏浔笑吟吟地摆摆手,直视着费英伦,突然问道:“你敢对着你的上帝发誓,说你没有撒谎么?”

  通译用阿拉伯语重复了一遍,费英伦毫不犹豫地以手捂心,郑重发了誓言。

  夏浔微微蹙了蹙眉,忽然又想起一件事来,这货来自威尼斯恐怕不假,他没必要在这一点上进行隐瞒,不过他改变信仰这事,倒底是【锦衣夜行】真心皈依,还是【锦衣夜行】权宜之计?夏浔微微眯起眼睛,对通译道:“你再问他一遍,这回不要把上帝译成安拉,译成god!”

  夏浔也不知道威尼斯人用的是【锦衣夜行】什么语言,知道了他也不会说,但英语他是【锦衣夜行】懂的,他相信费英伦即便不是【锦衣夜行】很精通英语,以他海上漂流,周游天下的见识,也一定知道god指的是【锦衣夜行】什么。

  那通译还真不知道中文中的上帝还可以译成这个发音,他也不知道这个发音是【锦衣夜行】哪一国的神灵,只管按照夏浔的吩咐对费英伦又说了一遍,费英伦脸色一变,果然迟疑着不敢作答了。他是【锦衣夜行】海盗,他不介意说谎,可要他以上帝的名义说谎,他不敢。

  敬畏鬼神的人,心中总有一个底限是【锦衣夜行】他不敢触及的。

  夏浔直视着他,忽然又对通译道:“你再告诉他,如果他是【锦衣夜行】海盗,我有重用。如果他再说自己是【锦衣夜行】什么商人,我就把他绑到锚上,丢进海里,去跟海龙王谈生意!”

  费英伦听了通译转述的话,脸上阴晴不定,半晌没有作答。

  夏浔忽又呵呵一笑,微微带些狡黠的神色道:“费英伦先生,你应该知道,很多以商人名义出海的人,其实都有另一重身份,他们可以做生意,但是【锦衣夜行】碰到了肥肉,也不介意干上一票,你懂我的意思么?”

  费英伦听了通译的话,一只独眼突地放出光来,鼻息也有些粗重了:“夏先生,你……你是【锦衣夜行】说……你也是【锦衣夜行】……”

  夏浔温文尔雅地点头:“不错,现在……你是【锦衣夜行】否可以对我直言了?”

  费英伦哈哈大笑起来。

  这个时代,南海商人至少有一半有海盗背景,而西洋何止一半,几乎百分之百都是【锦衣夜行】半商半盗,甚至许多公爵、伯爵也扮成海盗领着骑士们出海捞偏门,英女王敢公然把一个大海盗封为爵士,若非此前官方人员客串海盗已蔚然成风,她岂敢冒天下之大讳。

  正因如此,费英伦丝毫没有怀疑夏浔的话,他现在一无所有,夏浔能打他什么主意,他唯一可资利用的只有他纵横七海所积累的知识和见闻,所以费英伦很爽快地承认了。

  他像遇到臭味相投的知己好友似的,热切地对夏浔道:“我承认,正如夏先生所言,我是【锦衣夜行】一个海盗。夏先生是【锦衣夜行】需要我的帮助么?”

  夏浔笑而不答,扭头对通译道:“给费英伦先生换一个房间,调到二层去,另外,膳食标准提两级。”

  客厅的后面是【锦衣夜行】一个小房间,本来是【锦衣夜行】会客间隙用来小憩的,现在房门被反锁着,舷窗也被关紧,房间里光线昏暗,里边关着一个人。这人正爬在榻上,耳朵贴在舱壁上倾听着前边隐隐传来的说话声,昏暗的灯光下,那身子纤细苗条,四肢修长、曲线流畅。

  客舱里没有声音了,小狗似的趴在那儿偷听的人坐下来,背倚舱壁,抓起枕头砸到对面舱壁上去,小嘴撅了撅,愤愤地道:“关我禁闭!说话不算话!”

  客厅里,只剩下夏浔一个人了,静悄悄的。

  桌上不知何时摊开了一副地图,那是【锦衣夜行】郑和上次下西洋时所缓就的,上面的海域、地理、国名绘制的非常详细。

  夏浔的手指在旧港的位置点了点,然后依次划下去:阿鲁、苏门答剌、南巫里。再从南巫里出发,横越印度洋的孟加拉湾,到达锡兰山。从锡兰绕过印度半岛,便会到达印度的小葛兰、柯枝、古里(今卡利卡特,位于印度半岛的西南端)。

  这里,就是【锦衣夜行】上一次郑和船队驶到的终点,而朱允炆的消息也正是【锦衣夜行】在那里出现、在那里消失的。所以,上一次的终点将成为本次远洋的,他们还有很远很远的路程要走。而那将要走的路,在地图上还是【锦衣夜行】一片空白,等着他们去探索、去发现。

  夏浔喃喃地道:“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啊!建文皇帝,你真的被罗大人藏到那么远的地方去了么?罗大人把你藏起来,一者全了君臣之义,二者可以让锦衣卫长盛不衰。身故十年,依旧可以影响政局……,如此心机!如此谋略!我不及他……”

  p:诚求月票推荐票。

  广告:书名:剑逆苍穹,书号:2371777

  简介:东方玄幻,剑道作品!少年玄天,意外融合神剑轩辕剑灵,成为剑道古今未有的绝代天才,踏上寻找九鼎的征途,终成一代剑神。飞升神界,以九鼎之力,战诸天神王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锦衣夜行》的书友还喜欢

友情链接:最强逆袭  字幕库  最强终极兵王  扶蜀  逍遥游  大王饶命  漂亮女人  首富杨飞  寸芒  笔趣阁  漂亮女人  第一星座网  牧神记  社保查询网  全民领主  赘婿  飞剑问道  铸天之景  五行天  大宋男儿  杀神白起  第一星座网  全职高手  步步生莲  个性说说